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Category: Uncategorized

广告杂谈

今天听闻好耶也撑不下去了,这个PC时代互联网营销霸主也没有敌过凶凶疫情,我曾经跟这家公司有过两次短短的接触,但是我还不懂营销是个啥,不就是做广告的吗,如今我也算靠着线上营销吃口饭。

我做线上广告媒介也不过短短3年,最早接触的微信支付后的流量广告,然后是微信公众号,见证了如火如荼到岌岌可危。线上头部资源全部被几家大佬垄断自主经营,几家DSP的也是举步维艰,一来移动互联网资源多而杂,SSP渠道方对接耗时耗力且没啥价值,除了个别垂直领域流量还有些许机会。广告主也变得更加的聪明,一改以往钱多人傻的局面,大都以效果为主,所以一时间除了头部,其他小虾小鱼几乎都是嗷嗷待哺。

线上广告也是渠道为王,流量为王,能做转化的渠道是王中王,但渠道有限,广告主有时送钱都没有机会,尤其今年腾讯点金计划一出,私域流量都被截胡了,类似我们这种二道贩子生存空间几乎挤没了,真验证那句话,当时代抛弃你时,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。

但总的来说,我还是对互联网广告充满信息,毕竟市场的体量在,我们应该接受现实并在如此苛刻的环境下,有一些更加创新的思维去迎接挑战,如何能在有限的成本让广告主投入产出更大的价值,如果更能让广告深入人心,如何能有更新的广告表现形式,这将是未来互联网人和营销传播专业人士要思索的方向。

以上都是泛泛之谈,没有从专业的角度做分析研究,就当随便吐个槽吧,今晚能睡个好觉吗?但愿吧!

事业才是男人的春药

这个世界上,能让男人上瘾的东西有很多。
比如性,比如酒,比如球赛,比如朋友。但唯独事业,是男人一辈子的春药。

事业对于男人是责任,是需要,更是最好的春药,这药不能停!

创业之路(简)

第一次创业是和几个小伙伴做工业品,成立了公司,由于个中原因,半年关闭,所谓没有打准备的仗。

第二次创业,也就是最近的这次,所谓的被创业。前领导想创业,拉我过来帮忙,公司起初发展的如火如荼,生意来不及做,团队不断充实壮大,股东、投资人、顾问团队陆陆续续进来,开始思考公司vision,mission,品牌建设等等。公司维持了6年,受迫于疫情的大环境以及战略的不清晰,终于在年底迫不得已的认输了,虽心有不甘,但凡事必有因果,这也是成长的必修课,也是我人生重要的一课之一。

现在,我独自上路了。。。

混沌初开

我辈当努力,混沌初开,乾坤始奠!

头痛

我抽烟,偶尔喝酒,但只要头痛,这两样绝对不能碰!

头痛已经近20年了,周期性,阵发性,但偶有规律,那就是自己的不自律,不规律的生活造成的,比如熬夜,比如挨饿等等都能促发头疼。

俗话说久病成医,对付头疼我有一套,那就是睡一觉,次日绝对好转,另外就是热敷,热水洗脸,洗手可以缓解,但这套理论治标不治本。

年过40,不惑之年,应该变得成熟和自律,因为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。

你若盛开,芬芳自来!

咖啡

去了常德公寓,喝了杯咖啡,格局未变,只是价格贵了,上次在这个地方还是10年前,一群爱摄影小伙伴聚会,如今都散落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吧。

咖啡是个好东西,对肠道特别好,对我来说每天绝对不能超过两杯,我不知道是奶还是咖啡的作用,我不爱喝美式,没能探个究竟,总之长点心吧,哈哈!

听,楼上有个家伙在单曲循环

仿佛如同一场梦
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
你像一阵春风
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
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
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
你可知道我爱你想你怨你念你

今年我们失去太多了

今天本来约了合作伙伴一起去拜访现代机器人,哪曾想被告知老丈人的突然脑梗离世,世事难料,今年我们真的失去太多了,太多了!

下午跟许久未见的老朋友碰面,一起喝茶,朋友在两年前因脑膜炎而变得佛系,游山玩水,琴棋书画,和老婆、女儿在家收养了一只流浪狗,过着幸福的小日子,着实让人羡慕。想想我创业6年,结果一场空,有时也许你努力得不到,不如松手,让自己自在,但又有多少人做到,能甘心,就这样和自己较劲,向生活说不,日复一日。

这几年,我变得冷漠,变得利益,忽略了生活本来该有的样子;以后,尽力善待生活,享受生活,让生活再温暖一些。

苏州房事

近日蛋壳暴雷,“资本盛宴”后的残羹冷炙几乎全由房东和租客等自行消化,绝不能让“割韭菜者”一跑了之。无良无德,该死!

话说苏州房子空置了两个月,依然没有租客,我没有选择长租平台而是跟传统的中介合作的,今天跟中介微信聊天,租房需求确实下降不少。

当前房屋租赁市场下行,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还是很有冲击的,即使全国最强地级市苏州亦是如此。

明天会更好

创业6年,一切归零,再启程!
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!